滋幼助孤

拯救兩個民族的下一代

「天涯若比鄰」,由於通訊和交通的進步,這句詩人對感情的描寫,已經變成生活的實況。電話和電子郵件,讓我們和千里之外的朋友的接觸,比咫尺之內的鄰居還 要頻繁。不到一天的飛機旅程,就可以和半個世界外的親人相聚。然而當整個地球縮成一個地球村的時候,一個地區的傳染病,也能很快地散布到全世界。

1970年代後期才發現,局限於幾個地區的愛滋病,在二十年內已成為整個世界的大災難,中國也不能倖免。近兩年來,雲南省的官員,曾向張會長提到愛 滋病對雲南的某些少數民族造成嚴重災害。張會長曾經三次訪問過鄰近中、緬邊界,愛滋病的重災區德宏州;今年三月再一次去探訪,與當地村鎮領導和住民廣泛交 談,對愛滋病的泛濫情況,有了更進一步的瞭解。

德宏州位於雲南省西部,居民主要是少數民族,以景頗族最多,此外還有傣族、阿昌族、僳僳族、德昂族等。因為與緬甸接壤,過了邊界不遠,就是世界著名的鴉片 種植地﹕金三角。金三角的毒品有一部分就經過雲南偷運出去,所以有很多各地來的販毒集團,集中在雲南,尤其是緊鄰金三角的德宏州。雖然中國政府雙管齊下, 一方面加緊稽查毒販(全國所繳獲的毒品,有四分之一是在德宏查獲的),一方面和緬甸展開經濟合作,幫助他們種植經濟作物代替鴉片;但是受到人力財力的限 制,毒品仍然是個極為嚴重的問題。毒販不但經過德宏偷運毒品,也向德宏的居民販賣。他們通常先免費提供毒品,引誘對象上鉤,等上癮後,就成為他們的長期顧 客。

1989年,德宏州發現了愛滋病患。由於使用毒品者共用針頭,愛滋病在吸毒份子中很快地傳開。據媒體報導﹕2004年底,因愛滋病死亡的人數已超過 1000人,檢驗出帶HIV病原的已有8000多人,其中90%都曾吸毒。吸毒破壞了家庭,導致妻離子散、家破人亡;死亡的病患留下了500多名孤兒。民 政局告訴張會長﹕今年愛滋遺孤又有增加,連同土石流和其他死因造成的孤兒,全州已有1500多名,成為當地政府的重大負擔。所以德宏州的民政和教育部門的 官員,向媽媽聯誼會提出請求,希望我們能幫助這些孤兒。

德宏州內愛滋病的流行情況,又以隴川縣最為嚴重,已有485人死亡。開始發現時只有7個村莊有病患,現在全縣214個村都被感染。張會長這次到隴川 考察,和州、縣級的官員討論後,認為必須把孤兒集中照顧。如果只是提供助養經費,讓他們住在親戚家中,沒人管教,在當地毒品猖獗的環境下,很容易步上他們 父母的後塵,成為毒販的犧牲品。

所以本會決定提供50萬人民幣給隴川縣,在當地的民族小學建蓋宿舍,把不帶HIV病原的孤兒及父母吸毒的貧困兒童收進來,集中照顧,一併解決食宿和 教育問題。隴川民族小學本來就是寄宿制的小學,招收成績優秀的少數民族和高寒地區的部分漢族學生。2000年被評為「雲南省一級三等示範小學」,是當地辦 學比較優良的學校。

4月20日,張會長和隴川縣教育局長張益偉,簽訂了捐款協議書,並舉行了儀式。除政府官員外,新華社、雲南電視臺、雲南日報和春城晚報都派了記者採 訪,報導這項活動。本會將配合工程進度,分三次撥款。

另外張會長還與德宏州民政局簽訂了助養400名孤兒(包括隴川縣住校的學生)的協議;與大理州的扶貧基金會簽訂助養200名孤兒,和修建兩所小學學 生宿舍的協議(每校5萬元)。因本會的經費有限,兩州政府又希望能多增加人數,所以我們先資助每名孤兒每年500元,再看捐款情況,決定是否增加金額。

隴川縣一位村負責人對本會張會長說﹕你們不只是幫助孤兒;你們的援助,拯救了兩個民族的下一代,否則這堛煽獄嵿琠M傣族會有滅亡的危機。沒有想到, 我們僅僅提供少許的一份心意,與財力雄厚的大公司、大組織無法相比,但是用到最窮困、最需要的地方,竟然能發揮難以想象的力量。這給我們更大的信心,知道 我們的努力沒有白費,鼓勵我們在助孤的道路上繼續前進。

德宏州政府已經認識到毒品和愛滋病的嚴重後果,全力打擊毒販,並建立戒毒所,強制吸毒者戒毒。但是愛滋病已經泛濫成災,孤兒日益增多,不是財力微薄 的媽媽聯誼會所能負擔的。張會長和某些在中國設分公司的企業聯絡,寄望他們也能提供資源幫助。更希望我們會友,能給我們更多的支持,讓本會在當地發揮更大 的作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