進入更偏遠的村落

炎炎夏日來臨,轉眼又過了半年。這半年中大陸中央頒佈了幾項有利於農村教育的政策。相對的,我們的助孤、助學方式也會隨著政策的改變而隨時調整,讓各位會 友的捐款能充分運用。

大陸雖說施行九年義務教育,但由於教育經費是由各地方政府自己承擔,偏遠窮困地區因經費匱乏,不論是教學設備或師資素質都遠遠落後城區學校,又因學 校借各種名目收取學雜費,加上課本也要買,許多孩子因家媄漱ㄔX這些費用無法上學,義務教育可說有名無實。為了消弭城鄉教育的差距,確切落實義務教育,中 央撥出大筆補助經費幫助貧困地區學校,目標是:逐步完善學校設備達到每所學校都能電化教學,自小學三年級起增加英文與電腦課;所有公立學校九年義務教育徹 底落實免學雜費、課本費的「兩免」政策,讓窮困家庭的孩子都能上學。

教育上還有另一嚴峻情況,一億多名的農民外出打工,他們的子女因無父母打工所在地戶籍,進當地公立學校需付昂貴學費而無力上學,各地民工子女失學已形成一 個嚴重問題。中央下令,自九月開學,各公立學校必需免費收錄民工子女。由這些政策可看出中央對全國教育要有一番大改革,這是很令人振奮的事。

在上期簡訊中報告張會長三度前往考察的雲南愛滋病重患區,當時因有顧慮,沒報告地區名稱,只透露是在中緬交界的村落。張會長這次去,撥去捐款落實我 們幫助的誠意,並與政府商討進一步有效的合作辦法,得到他們的信任。徵得當地領導同意,可以公佈地區名稱及當地情況,並答應張會長的要求,讓新華社昆明分 社參與監督本會捐助的資金使用情況和探望助養的愛滋遺孤。

與緬甸緊鄰的德宏傣族景頗族自治卅,地理位置偏遠閉塞,與緬甸國界之間來往非常方便,緬甸的金三角是有名的毒品生產區,通過各種非法管道,毒品由德 宏進入中國,再由位處深山與德宏卅緊鄰的大理白族自治州雲龍縣轉運,將毒品流入內陸各省。運毒獲利高於種地,以此維生的家庭沒有不吸毒的。在內地毒品價錢 高,可是在這些地方2元人民幣就可注射一針,於是經共用針頭注射染上愛滋病而死亡的人數迅速增加。

張會長與同行的義工到最嚴重的隴川縣的一個鄉鎮時,村領導愁苦的告訴他們:「一個村子68家死得只剩8家,還有整個村子全死光光的。再不救救我們, 我們傣族景頗族這兩個民族就要滅亡了。我們也不隱瞞了,否則外面不知道就沒有人來幫助我們。中央跟省都來人了,主要是針對愛滋病的防治,可是愛滋遺孤越來 越多,單單我們鄉奡N有133名,這些孤兒若不妥善安置,又會被引誘吸毒染上愛滋病,造成惡性循環。我們很需要寄宿制學校,讓沒有病的孤兒集中住校跟吸毒 環境隔離。」

本會除了資助德宏400名孤兒,資助大理200名孤兒,另撥款50萬人民幣幫隴川縣民族小學建宿舍,撥款10萬人民幣幫大理修建兩所山區小學的校舍 與宿舍。張會長又到上海請強生公司(Johnson & Johnson)寄藥品過去,強生的張健敏經理答應該公司也資助50萬人民幣,請張會長在德宏再選一所學校捐建宿舍,並發動員工資助孤兒。

檢舉麗江政府官員與胡曼莉一案,經本會在美國華文媒體公開檢舉後,麗江市公安局得以正式立案偵查。該局數度與審計局協調查帳都遭拒絕配合,以致案子 查不下去。去年本會的檢舉也曾送至省政府信訪辦,再轉至麗江;後來得知,基於地方上官官相護,在麗江查是絕對查不出的。張會長三月去大陸停留的兩個半月 中,經與雲南掌管政法的副省長李漢柏相熟的熱心人士聯繫,張會長返美前抽空將檢舉信件送交李副省長祕書,並表示﹕政府如不追究,我們拿不到胡曼莉該給我們 的捐款證明,會影響本會對雲南的繼續捐助。徐榮凱省長與李副省長都批示下令麗江市長和自興徹查,和市長託人打電話找到巳到臺灣的張會長再返麗江商議,指示 審計局查帳。昆明與大理的知名會計師事務所告訴張會長,涉及政府官員的事,他們可以製作假證明幫胡曼莉掩蓋。和市長向張會長保證﹕「請給我些時間,看我的 表現。」我們暫且相信市長的誠意,拭目以待,張會長也表明本會的立場,絕對追究到底!

在大陸即使是做好事都會遭遇許多我們外面人難以想像的困難。感謝各位會友對孤兒的關懷給了我們堅持的力量;感謝加州楊韻泉老師去親子學校傳授寶貴的 教學經驗,和乖乖女安□到華坪兒童之家教英文;感謝美國國際文化交流學院前往西山一中指導英語口語訓練;感謝深圳的許竹如老師指導兒童讀經;感謝上海民辦 學校校長周樹毅先生提議將親子學校的孤兒接到上海、廣州他辦的學校免費就讀。太多的感謝讓我們銘感於心,也請各位會友繼續伸出您的援手,拉一把,讓孤兒也 有明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