與孤兒同行 我們的路還長

張春華

2003年9月我動身先到昆明,在大陸停留的兩個半月收穫頗豐。首先是簽訂了新學校的協議。瀘西縣教育局很感謝我們雖然改選了校址,但給該縣加倍的名額,同時在助學項目上會優先考慮對該縣的資助。我也很感謝他們的理解,雖然在未簽約前我們可另選址,可是讓這個國家一級貧困縣失去一個他們極重視的機會後,我們要讓他們知道另選校址並不影響我們對他們的幫助,我們的關心與溫暖不會因此中斷。

為了另選校址,跑了不少地方。剛到昆明時,會友歐漢平夫婦趕來會合看了兩處。其中一處是一所倒閉的私立學校,佔地350華畝,由小學辦至高中。學校的規模看來就像所大學。教育局長說該校欠債七千萬,官司敗訴的話校產就會拍賣。如果是政府買到,部份校舍可提供給我們使用。按教育局的能力,我想是希望渺茫,還是乖乖看其他地方。最後選中西山區團結鄉高速公路旁靠山腳下的一片地。西山區委書記張建偉是一位非常樸實且很有遠見的領導,親自跟我商討,表示一直選至我完全滿意為止。可是當我知道我選的這片地尚未列入規劃區,政府要花三千多萬徵地及三通一平,還要自高速公路開條路通到山腳下,我馬上說﹕「瀘西給我們的地是規劃好的,政府只需花徵地費。我們是來幫忙的,希望能以我們跟政府雙方都能省錢的方式做。這個點還是取消比較好。」

書記問可否與正在興建中的小學合辦﹖我說這樣最理想,可節約很多資源,我要求必須選沿滇池邊上的學校,書記一說出「觀音山小學」,我真樂壞了。我們路過這學校兩次,心中還想著如果能跟該校合辦就好了。可是人家已將竣工,所以並未對該校抱希望。書記說可以再徵地擴建。沿滇池的地特別貴,且種了農作物是最難徵的地。原先擔心老百姓不肯,或者會乘機抬價;沒想到村長說﹕「張會長,我們這媦佷佶走寣A但有一樣絕不落後,就是對我們後代教育的重視,我們要讓孩子們在開闊優美的環境中學習,不能像以前的學校那樣閉塞壓抑。我們很希望小孩能接受外面的新知識。只要《媽媽聯誼會》肯把孤兒學校辦在這堙A徵地費由政府隨意給點就行了。張會長,你放心,我們一定會盡全力把這所學校辦好。」原先我以為會很困難的事就這麼輕易的解決了。

更讓我感動的是協議中,律師本來要我把每月支付費用的數字寫上。西山區教育局的景副局長及李科長說﹕「還是不要寫。《媽媽聯誼會》不是政府,不是黨,並不欠我們,人家是來幫助我們的,不能讓張會長有壓力。如果捐款不夠,學生的生活水準就降低一些,不能說沒錢也硬叫人家按和約撥。如果政府經費寬裕,應該也補助才對。彼此以心換心,共同努力把學校辦好,而且一直辦下去才最重要。」

胡曼莉的案子使《美國媽媽聯誼會》在大陸樹立了很正面的形象。昆明市長向張建偉書記表示要支持解決新學校的徵地及行政?用。工會主席主動對我說:「《美國媽媽聯誼會》在國外捐款幫助我們的孤兒,而且不怕麻?打官司,保護孤兒的權益,我們應該學習。一定支持,我們也可以幫助?校募捐嘛!」

上海強生公司和歐漢平的先生牽線的上海Target公司都很願意與我們合作。強生的張經理說他們可以捐贈適合小孩用的產品,也可以在公司發起募捐。雖然員工捐款的意識還很欠缺,但是可以由高級主管帶頭捐,把員工捐款的慈善意識提高。也可以安排公司員工的孩子去學校辦活動,還可以利用學校場地去介紹保健知識。負責Target & Ame Int’l Grant Program 的Hady 與Cathy說Target去年才進中國,本來預備把每年公司賣不完的產品減價賣給自己員工,現在他們會針對學校的需要,把孩子們可以用的產品存下託運至昆明。他們也會在一百多名員工中發動募捐。

國學大師南懷瑾先生幫學校及兒童之家的校名、院名題字,南老師與他主持的《國際文教基金會》同時捐款30萬人民幣。東南電視臺要追蹤報導新學校的進展,幫忙宣傳。來自各方的關懷讓我深深感受到大家對這所新學校的重視。

學校分掛兩塊牌。原《西山區觀音山小學》仍保留原名,我們學校取名《雲南西山慈善親子學校》,住宿區取名《雲南西山慈善愛心兒童之家》。觀音山小學招生範圍限於西山區而且只收小學生。親子學校收容孤兒不限地區,而且以後還要辦初中、高中。

景副局長考慮周全,不但要刻一面碑記載學校創辦宗旨,標示本會的捐助,同時在校名 、院名上方刻上本會會徽。這樣可避免數年後他與李科長即使調職,後面的接手人不會發生類似胡曼莉事件,只因我們不在意留名,而讓她鑽了空子,對外宣傳成為她出資辦的學校,本會無權過問學校的財務。

在協議上景副也強調本會的權力。他說﹕「我跟李科長有責任在任上把制度建立好。將來接手的人依制度辦事,不要弄出扯皮的事來罵我們兩個。」選定校址後,我在西山區教育局每天去上班了三個多星期。碰到不少民辦學校校長。他們對換屆後的新一批西山區政府領導刮目相看,告訴我﹕「張書記作風平實苦幹,要求下屬要對老百姓『服務』,不能擺官僚作風,跟以前的政府效率完全不一樣。」我很慶幸選對了地方。

兒童之家有兩個大孩子唸書不行,經張桂梅老師安排在鄰市《攀枝花》就業,每月480人民幣工資,包吃包住。公司對兩個孩子很好。週末兩人回來也知道給弟弟妹妹買些吃的,幫著做事。唸重慶西南農業大學的永勝孤兒阮成玉畢業後在昆明工作。他非常感謝美國的媽媽們給他的幫助,以後會是新學校的好義工。麗江慈善會給我一大包分散助養的孤兒們的感謝信,由小學到大學生,有中文信,也有英文的。前來開會的理事與會友看了好感動。

被後父下毒燙傷的王麗芳在《哈二醫院》動手術移植了兩個腳指到手上,手術很成功。麗芳左手有了兩指可夾住東西,以後會方便很多。移植的兩指現在已能活動了。臉部、頸部手術後的疤痕,醫師說年紀大了會慢慢平復,顏色轉淡。到時還可再做小手術修補。

在迪慶藏族自治州德欽縣燕門鄉茨姑村捐建的《茨姑小學》已落成。對隱名捐助手術費及建校費的會友,我們也致以由衷感謝。西山區教育局是幫助迪慶自治州培訓教師的對口單位。以後我們可預先由該局直接瞭解當地的教育政策動向,譬如哪些山區小學會陸續停辦,可避免捐建了學校用沒多久又遭關閉。目前我們對山區的助學幫助先不捐建學校,只捐教學設備,因為設備可隨遷校一同帶至新學校,教室卻是無法搬動的,最後弄不好會變成村幹部的私宅。

麗江在2003年升格為「市」,各部門官員也陸續完成換屆就任。負責政法的副市長陳志國是11月1號上任的。本會去年11月底開始檢舉胡曼莉,檢察院今年3月正式交公安局調查。因市長、書記新上任,不瞭解情況,胡曼莉與那些與她有勾結的政府官員動用關係讓公安局無法查案。

我9月25日去麗江時,不客氣的向政府表示﹕除民事起訴胡曼莉賠出907890元人民幣外,本會還有兩百多萬人民幣拿不到《麗江媽媽聯誼會》的財務報告(她個人出具的假財務報告,法院已證實與事實不符。本會要求強制審計的財務報告中又是以美元與人民幣1 ﹕8.1兌換,讓我們的捐款憑空少了7萬多人幣。)而且胡曼莉與工商聯會長合開的《田園春山莊 》的費用,是以助孤為名挪用捐款開的。她買豪宅、汽車,送女兒出國,把捐款移至福州,這些已有證據需刑事追究的部份都還未交待。如果政府不查,我將上告省委,甚至中央。

臨時兼管政法的羅學軍副市長指示成立專案調查組。但審計局與銀行還是不配合公安局,堅持不讓查帳。除非市長,書記下令,公安局與法院一樣無權干涉別的單位。和自興市長是原麗江縣縣長,公安局權限受制與他的態度有關。我們手上有審計局審計嚴重失誤,銀行舞弊將《麗江媽媽聯誼會》的帳戶改成胡曼莉私人帳戶的法院證據,以及福建《東南電視臺》採訪錄像證據。於是我們在溫家寶訪美時,由《多維時報》刊登了我們對麗江市長、書記、審計局、銀行、工商聯會長、婦聯主席和胡曼莉的公開檢舉;並將檢舉信與一篇採訪報導上網。我通知新上任管政法的陳志國副市長,如果我三月去時沒有結果,會在返程經香港時再開記者招待會。陳副市長與此案無關,他才從昆明調到麗江,沒有當地人際關係的牽扯,好辦事。電話中他很客氣,強調一定查辦。公安局副局長說現在沒人敢說話了,調查胡曼莉這一部分的工作已能順利進行。

我繼續要求檢察院也要介入,因為審計局與銀行經辦人都是政府的行政人員,不是公安局經警隊權力範圍能調查的。據陳志國的秘書說,有關行政人員的追究,也在向省政府反應。想到這些貪官竟黑心與胡曼莉一道吃慈善捐款就有氣。就是上窮碧落下黃泉也要追究,叫他們把錢吐出來,承擔該有的刑罰。而且我們也要拿到證明,以便國稅局查帳的話好交待。刑事追究看來需要些時間。公安局說只是時間的問題,絕對會給本會一個交待的,我們且拭目以待。目前要做的是全力把新學校辦好,同時去瞭解河南父母因愛滋病過世的孤兒,希望也能給他們一些幫助。

在昆明得到Nancy過世的消息。雖已知她不久人世,但想到她對孤兒工作的用心,對我安全的關心,仍然難抑悲慟。一人在房堶了半天,告訴自己要用新學校的開展告慰Nancy在天之靈。返美後給Nancy上墳時,她的兒子David告訴我﹕「我會繼續捐助UMCA,因為媽媽小時候是孤兒,幫助孤兒是她一直想做的事。」我相信Nancy種下的愛心種仔會繼續在孩子的心靈滋長生根,一代代地傳延下去。

謝謝大家多年來的支持,我們不會讓各位失望的,我們會將更多的成果做為明年獻給大家的新年禮物。